漫游熊本 一起乐活住进传统木造民宿

漫游熊本 一起乐活住进传统木造民宿

民宿应该有不少人住过,不管是台湾那种贵得要死的民宿,或是日本那种大通铺的民宿。只是,农家民宿倒是一个有趣而且新鲜的事情。「左近上的蛙」的主人河津正淳,一直在乡下的公所上班,十九年前跟老婆在熊本与大分的交界「小国町」买了一块地,想为了老后的生活作打算。

在十九年前,想要开一个农家型的民宿,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。如果你以为买了一块地,盖间房子就可以的话,那可真的是小看了日本集落的反弹力了。在日本有一个情况,越是乡下,对于外来的人的排斥性,也就相对的高。如果看到集落里,动不动就一堆观光客进进出出,那老观念的集落居民们,应该会抓狂吧。于是,有着地方公务员经验的河津先生,也非常的聪明的想出了一个方式。那就是在自己的农宿门口,摆上一座座的层架,让集落的居民们自由上架。把他们所生产的农产品,可以直接放在架上贩卖给来农宿居住的客人们,这样的经济互动,诱之以利,集落的居民们,哪会不买单呢?

不光是这样,河津先生在开始正式营业之前,还没有把整个服务以及营业的模式想好。他于是搭着飞机去了当时相对流行民宿(或是私人住房)的欧洲考察,德国、意大利、英国、法国这些国家都有他取经的足迹。绕了一圈下来之后,他发现不论是民宿或是农宿的重点,不在于抄袭别人的模式,而是取其精华消化之后,转换成符合自己在地强项的模式。

他回日本之后,就开始思考,什么样的事情是他这里的强项?什么样的条件是他所无法克服的弱项。他发现,位在深山里头的一间农舍,四处除了被青山环抱,有着清澈甘甜的流水,以及新鲜甜美的蔬果之外,他必须面对交通不便(没有直达的巴士)、没有新鲜的肉类鱼品、没有有趣的主题乐园。

于是他把弱点变成强项,在他的农宿里头,只提供自己种植的蔬菜水果当成早晚餐的主食,对的他的早晚餐没有鱼、没有肉,河津太太很有趣的说:「鱼还有肉,我们没办法确定供货商的质量,到时候出状况了,我应该会很焦虑吧。」,但是他们不反对无肉不欢的朋友带着肉食回来下火锅,河津太太的火锅,堪称一绝,锅底是用自家做的味增、辛香料以及北海道的昆布所熬成的,由于自家的蔬菜以及菇类早有甘味,所以放进去煮的时候,居然不会有都市中吃青菜的土味,配上他们自家种的五谷米,只能说原来没有肉的晚餐也能那么美味。除了火锅之外,用当天现采的蔬菜、叶子所做出来的炸天妇罗,香脆可口,没有虾也能很很香。

除了好吃的食物之外,河津先生坚持在农宿中,客人与主人的生活空间要区分开来,甚至客人与客人之间的空间也有区隔,他们现在有两栋房间,每一间房间都有客厅、卧房、厨房以及厕所,一个房间最大可以接纳一组十位客人,但是他们也不希望客人们彼此混在一个共同空间里,河津先生说在欧洲尊重个人的生活空间很重要,于是如果一次来两组客人,他们连吃饭都会分开来处理,河津先生宁可自己累点,不要让客人不舒服。

唯一会共同使用的,大概就是浴室了。河津先生特别做了一个传统的五右卫门风吕,在铁桶底下烧柴,让客人可以体验一下过去日本真正传统的「汤屋」,这种五右卫门风吕,适合一个人整个泡下去,非常的舒服,因为水可以淹到脖子的地方,打开窗户还能看到附近的绿色山峦,好不惬意。

这里的夏天很舒服,孩子们可以在清澈的溪水中躺着让激流冲在身上,或是跟着河津先生在晚上的时候抓甲虫,河津先生说他故意不在房间摆放电视,因为他希望来到这里的亲子,能够真正的回到可以面对面的生活,当然啦,这里的手机讯号也很不稳定(晕)。而这里的冬天,虽然会有下点雪,但是不会妨碍到生活进出,但是这里冬天的蔬果收获可就丰富了。冬天的食材丰沛,可以吃得开心而且尽兴。

刚开始看到河津先生的农宿,会有点担心,里头的房间究竟是什么模样。住进来之后,真心觉得这样的房间与空间,还有许多的细节,在在显示出主人的用心。反观,我们台湾的民宿群,极力地想要仿照国外的外观时,内部的细节到底花了多少?河津先生说了一句话,让我觉得震憾:「如果台湾的民宿,没有台湾的味道,那外国人为什么要去住呢?」我们台湾的味道是什么?我们想过了吗?

 

0